宅猪 作品

第九百九十四章 入宫面圣是非多

    怜花魂走来,看着两位“绝无尘”,不禁呆滞:“两个小贱人……”

    云初袖也是看着怜花魂,心中冷笑,然而头不禁大了三圈:“竟然有两个贱人,哪个才是真的?”

    当初洛无双和秦牧带着二三百人前往太虚,还未进入太虚时,云初袖便已经发现了怜花魂,怜花魂也发现了云初袖,根据对方的相貌,两人心中都有所猜测。

    不过现在,云初袖心中便有些吃不准了。

    秦牧站在三女面前,大是头疼,心道:“但愿阆涴神王有点分寸,不要用神识去探索怜花魂和云初袖,否则连我也护不住她。”

    那是帝后娘娘和元姆夫人,虽然她们没有了古神真身,但却是跳出了古神束缚的天尊,藏匿在十天尊之中。

    倘若阆涴神王不知收敛,用神识探查她们的记忆,那么迎接她的将会是两大天尊的绞杀!

    阆涴神王单独面对开皇尚可以应付,然而同时面对两大天尊,而且是拥有神器御天尊的天尊,绝对会死得极惨!

    阆涴神王作为造物主一族的神王,手段和心机都出类拔萃,她应该自有分寸。

    “牧天尊,这两位姐姐是?”怜花魂向秦牧款款见礼,问道。

    秦牧无奈道:“这位是云家的云初袖,这位是阆涴。你们慢慢聊,我还有事……”

    “天尊别走!”

    云初袖上前挽住他的手臂,把他的胳膊夹在胸间,笑吟吟道:“人家怕生,天尊须得留下才好。而且还有一件事,天尊不是去了太虚吗?何时归来的?天尊在太虚都遭遇了什么?”

    秦牧正色道:“妹妹也去了太虚,太虚发生了什么事,你能不知道?我真的有要事……”

    云初袖眨眨眼睛,噗嗤笑道:“天尊忘了?咱们进入太虚之后便分散了,因此对于天尊的遭遇,小妹一无所知。”

    “贱人!”

    怜花魂哼了一声,淡然道:“云家怎么教导你的?面对天尊这么没有礼数?”

    云初袖白她一眼,又瞥了瞥阆涴神王,心中狐疑:“怜花魂这小贱人的语气很像是姐姐,那么这个阆涴是什么来头?气场比姐姐那小贱人丝毫不小……这是哪位天尊创造出一个绝无尘来冒充姐姐?”

    突然,有神官前来宣读天帝旨意,道:“宣牧天尊入宫觐见。”

    秦牧松了口气,心中又是一紧:“天庭中的那个天帝也是造化神器创造出来的假货,真正的天帝肉身被困在凌天尊的神通中,那么召见我的天帝是哪位天尊?”

    那神官道:“天尊征战太虚,劳苦功高,陛下吩咐,赏赐珠玉美人犒劳天尊。”说罢,随行的神人带来许多宫女和珠玉财宝。

    秦牧唤来狐灵儿,让她把珠玉美人都收了,跟随那位神官入宫面圣。

    云初袖眼珠子乱转,上前挽住阆涴神王的手,笑道:“阆涴姐姐,咱们长得这么像,倒像是失散多年的孪生姊妹一般。姐姐,咱们一定要好生聊一聊,攀谈攀谈,说不定咱们真的是失散多年的亲姊妹呢。”

    怜花魂哼了一声,淡然道:“是啊。你们是亲姊妹,然而亲姊妹却要提防着背后捅刀!”

    阆涴神王柔声道:“怜姐姐何出此言?我见到两位姐妹不觉便心生亲切之意,倒觉得我们真的像是同根所生,忍不住想要与两位姐妹亲近。”

    秦牧急忙加快脚步,飞速离开天尊府。

    他跟随那神官来到天庭内城,那神官道:“现在不是上朝的时间,陛下在养荣殿等候天尊。”

    秦牧眯了眯眼睛,心道:“养荣殿?难道这次操控天帝肉身的是个女天尊?不知道是四位女天尊中的哪一位?”

    到了养荣殿,那神官示意秦牧在殿外稍候,小步走入殿中,道:“陛下,牧天尊到了。”

    “宣。”天帝的声音传来。

    那神官又小步走出,向秦牧笑道:“天尊,请。”

    秦牧走入殿中,抬头看去,只见古神天帝端坐在养荣殿的宝座上,肉身广大,闭着眼眸。

    有许多神女手中托着玉盘,玉盘里放着些灵膏、药材之类的宝物。

    神女们彩带飘飞,围绕古神天帝飞来飞去,姿态曼妙,将灵膏小心翼翼的涂抹在天帝的肌肤上,还有些神女正在天帝的发髻中穿梭,在他的头发上涂抹一些药膏,滋润头发。

    又有些神女坐在天帝的脚边,药杵杵着灵药,加上玉泉水,制成灵膏,为古神天帝保养双足。

    还有些秀气的女孩儿则在古神天帝暴露的肌肤处,用灵药细致的涂抹他身上的符文印记。

    这座养荣殿内丝竹悠悠,时不时有神女敲响编钟,发出悠扬的声乐。

    “牧天尊请坐。”古神天帝张开眼睛,抬手示意,几个正在为他打理指甲的神女慌忙飞起,跟上他的手掌。

    而为他打理睫毛的神女也有些慌乱,忙着落在他的睫毛上,把一根根睫毛理顺。

    秦牧落座下来,继续打量这位古神天帝。

    仅从相貌上来看,天庭的古神天帝与被困在凌天尊神通中的古神天帝几乎看不出区别,其人气度有如万道之主,其人气质,也是卓卓出尘,有着统御宇宙乾坤的霸主气质。

    他的身后许多神女围绕着天帝脑后的光晕飞来飞去,擦拭着光晕,让光晕变得更加明亮。

    古神天帝也在打量秦牧,过了片刻,开口道:“牧天尊劳苦功高,征战太虚,可知火天尊与虚天尊的下落?”

    “回禀陛下,火天尊和虚天尊被困在太虚中,而今已经脱困。”

    秦牧道:“臣此次探索太虚,发现了造物主一族和无忧乡的下落。”

    古神天帝神情微动,脑后的光晕也在微微晃动,许多打理光晕的神女顿时跟不上,忙得焦头烂额。

    古神天帝唇边,打理嘴唇的神女也慌忙飞开,免得天帝呼吸之时的气流把自己喷飞或者吸入腹中。

    秦牧观察古神天帝的神色,仅凭表情,很难判断这尊肉身体内是哪位天尊。

    “牧天尊细细说一说。”古神天帝道。

    秦牧微微欠身,道:“臣进入太虚,发现那里神识紊乱,与史前的造物主一族有关。还发现造物主一族的领袖太帝的踪迹。臣发现太帝的肉身被困在太虚之地,陛下应该对太帝并不陌生吧?”

    他看着古神天帝的表情。

    只是古神天帝的脸色不变,他着实看不出操控这尊肉身的天尊有什么心态上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