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猪 作品

第879章 循图救我

    “凌天尊的发簪,其实是留给我的,结果却被大师兄拔走。”

    秦牧快步来到魏随风消失的地方,发簪也一起随他消失,不禁皱眉。

    他醒悟过来发簪是凌天尊留给他的时候已经迟了一步,魏随风已经代替他去了远古。

    “大师兄会在远古的龙汉时代,驻留不知多长时间,并且成为龙汉天庭羽林军的右郎将。直到帝后娘娘遇袭案和鬼船案的爆发,他才会回来。”

    秦牧把帝后妹妹的尸体放回水晶棺,默默等待,心道:“他从龙汉天庭回来,应该还会出现在此地,我可以等他归来。可能,凌天尊会在他回来前告诉他某些事情。”

    另一边,暗花世界中没有任何动静,龙麒麟去寻烟儿始终没有回来,不知道战况如何。

    秦牧守在水晶棺旁边,取出镜子,继续整理古神符文,等待魏随风回归。

    他等了数日,始终不曾见到龙麒麟和烟儿回到这里,这才担心起来,起身打算去寻找两人。

    他来到暗花世界边缘,正要迈入黑暗中,突然停下脚步,额头冒出冷汗。

    “大渊的花中世界没有昼夜轮回交替,然而红花世界和暗花世界却有白天和黑夜!”

    他望向没有任何光芒的暗花世界,取出一块玉石,指尖光芒流转,在玉石上刻着“等我”的字样,扔入暗花世界。

    但见这块玉石落入暗花世界,突然间便消失不见,甚至连坠地的声音也没有传来。

    这种消失,是彻彻底底的从这个时代消失!

    “红花世界属于白天,暗花世界属于黑夜,从白天走到黑夜,穿越便会停止,回到本来的年代。龙胖和烟儿姐都是回到了我们来时的那个时代,只有我没有走入黑暗,所以还会留在大师兄这个时代。”

    秦牧收回脚步,依旧坐在水晶棺边,只要不主动迈入暗花世界,他便不会回到来时的年代。

    但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率先整理出大日星君的大道符文,以元气化作一轮太阳,挂在花中世界的天空上。

    日子一日一日过去,秦牧已经将古神大道符文中的周天星斗正神的符文以太微算经重新演算了一遍,脸上的胡须也愈发茁壮了。

    他留在这个时代的时间,已经比留在龙汉时代的时间还要长。

    而这期间,又有几颗残星坠入大渊,引起暗流喷发,大渊花开,然而这里似乎已经完全荒废,没有人进来。

    这一日,他沉寂在研究推算之中,对其他事不闻不问,然而水晶棺中的女尸却慢慢的张开眼睛。

    女尸无声无息的侧过头来,悄悄打量秦牧。

    女尸的脑后伤口在这几个月竟然不知不觉的愈合了。

    秦牧突然心有所感,回头看去,却见那女尸还是静静地躺在那里,与先前并无不同。

    “奇怪,我明明感觉到有目光在看着我。”

    秦牧摇了摇头,继续研究,然而却将镜子竖起,照着背后的水晶棺。

    他操控运算灵兵不断演算,忘我的钻研那些符文,过了许久,棺中的女尸又张开眼睛。

    女尸是躺在棺椁中,然而此刻脑袋却无声无息的扭过来,扭出一个惊人的弧度,诡异的目光落在秦牧背上。

    水晶棺的棺材盖无声无息飞起,棺中女尸也无声无息的平平飘起。

    秦牧正在演算,眼角却突然抖了抖。

    他背后,女尸悄无声息的飘了下来,身躯浮在空中,螓首低垂,秀发如同瀑布般从雪白的脖颈边流下。

    她的头,渐渐接近秦牧的脖子。

    秦牧依旧毫无所觉,然而额头却有汗珠流出,腰间的饕餮袋中剑丸像是变成了水银在缓缓流出,悄悄来到女尸的后脑,慢慢的化作剑尖,指向女尸脑后的那个才愈合没有多久的伤口。

    就在此时,前方光芒流转,一个只穿着白色的中衣中裤的中年男子从光芒中走了出来。

    这个中年男子相貌威严,甫一出现,立刻看到秦牧身后漂浮的女尸,不由怒目圆睁,身后一座座神藏跃出,一座天宫轰鸣,出现在累累神藏之上!

    天宫中,大大小小的宫殿上方皆有神魔虚影,林立高居,仿佛星河一般出现在天宫之上!

    他的元神如同掌握着星河力量的古神,拥有着无边的力量,出现在凌霄殿内帝座之前,探出手掌,手掌轰然穿破天宫,向秦牧身后的那个女尸轰去!

    “元姆夫人,既然死了,又何必作祟?”

    秦牧身后的女尸听到他叫出自己的真名,发出凄厉的啸声,垂下来的秀发飞起,顿时体内的各种归墟大道像是复苏了一般,暗花世界中黑暗涌动向这边涌来!

    秦牧立刻感觉到莫大的威压。

    那是古神的力量在女尸体内觉醒,仿佛吞噬世间万物的恐怖力量在他身后爆发,然而中年男子的元神一掌印在她的额头,力量爆发,将她身后涌来的黑暗一股脑压到暗花世界!

    女尸身不由己向后跌去,嘭的一声落在水晶棺内,水晶棺合拢,将女尸镇压在棺中。

    那女尸在棺内挣扎,唳啸,清秀的面目变得狰狞,然而始终无法挣脱那中年男子的镇压。

    中年男子向秦牧走来,躬身见礼:“二师弟,一别八千载,八千年不见,你长胡子了。元姆夫人,你这是尸变了吗?”

    女尸在棺椁中像是上岸的鱼一样蹦跶不已。

    秦牧还礼,笑道:“思念故人,忘记了胡须。师兄,你一去八千年,而我在这里还不到半年。你在迷雾中写的手札,我已经在鬼船上看到了。大师兄,你寻到你的圣人之道了吗?”

    这中年男子正是魏随风,闻言哈哈大笑,神采飞扬,道:“大致寻到了。然而我在龙汉时代做不到,需要回到我的时代才能做到。圣师有云,三立成圣,我只差立功了。”

    秦牧忍不住道:“师兄,三立成圣只是老师的一句戏言,不可当真。我虽然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但是老师对我说你已经走偏了。你继续探索的话,真的很危险。在我那个时代,我甚至没有见过你!”

    魏随风怔了怔,笑道:“圣师之言,不会有错。我这一生都是为了三立成圣,我要做的圣人,是老师毕生也没有做到的。他辅佐开皇,并未建立起他想要的功业,他的道心始终不完美。师弟,我要做一个超越老师的圣人,彻底解决世人悲惨的命运!你不用劝我了,我心意已决。”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