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猪 作品

第八百五十二章 尸妖3

    秦牧身躯僵住,域外天庭的天帝,是天盟?

    瞎老者的意思天帝是天盟中的某一人,还是整个天盟?

    他从前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有没有这种可能,域外天庭的天帝不是某一个人,而是一个团体,这个团体中的人有着各种利益纠葛?

    如果这个猜测成立,他可以勾画出上皇时代的一些轮廓。

    上皇时代,是由地母元君所引起。

    地母元君栽培自己的子嗣,扶持他们开辟了上皇时代,建立上皇天庭,被称作北上皇。

    天盟则扶持了另一批人成立了南上皇,建立南上皇天庭,与北上皇对立对峙。

    两个天庭之间争斗厮杀,持续了近三十万年。

    这个时候,域外天庭更多是一个旁观者,坐山观虎斗。

    此时的域外天庭还是龙汉天庭。

    龙汉天庭吸收了霄汉天庭和龙霄天庭,变成一个臃肿的庞然大物,这个天庭里面有着古神,也有半神和后天生灵修炼而成的神祇。

    在此期间,天盟越来越壮大,用一系列手段渐渐的替换掉域外天庭中的中坚力量,把持了域外天庭。

    古神人人自危,天公、土伯都感觉到自身利益受损,又被取而代之的危险。

    天盟内部也因为权力和利益出现了分裂。

    把持域外天庭的天盟与南上皇天庭也出现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南上皇的理念是人命大于天,神为人服务。

    而把持域外天庭的天盟已经掌握了无以伦比的权力权势,他们扶持的南上皇天庭,反倒成了他们的眼中钉,成为威胁到他们统治的庞然大物。

    矛盾爆的时间点就在地母被天盟除掉之后,地母身死,北上皇天庭覆灭,铲除南上皇成为天盟的第一要务。

    战争就是在凌天尊截取天河,试验自己最完美状态的神通时爆,凌天尊不死,南上皇天庭便不会败。

    那个恐怖的存在杀入迷雾之中,袭杀凌天尊,与此同时,域外天庭的神人大军攻打南上皇天庭,造成了上皇天庭的彻底覆灭!

    这就是秦牧的猜测。

    虽然还有很多疑问,但他觉得这个猜测多半接近事实真相。

    他跟上瞎老者再度来到天河边,瞎老者继续装殓飘来的凌天尊的“尸体”,同样的情况出现,凌天尊的“尸体”再度化作清水。

    秦牧忍不住道:“长老,凌天尊的神通是物质不易不增不减不改,她即便死了,尸体也会消失重新化作她,再度活过来。因为她的神通,便是物质不变。你收殓的永远不会是她,只会是河中的河水。真正的她,已经化作天河上那一团永恒的物质了。她已经变成了河上的迷雾。她不在乎你做什么!不在乎你为她立碑,为她造墓!”

    选出一个理解凌天尊的人,那么这个人一定是秦牧。

    凌天尊的神通他了解得最多,当初也是他与开皇一起把尚未形成的造化之术传授给凌天尊,凌天尊神通的雏形,也是在秦牧和开皇的帮助下完成。

    后来秦牧进入鬼船,也是秦牧借助四帝之力破去凌天尊的神通,只是那时凌天尊的神通依旧不完美。

    不过,对于凌天尊神通的理解,他的确是第一人。

    在他看来,瞎老者守在河边,为凌天尊收敛尸身是完全没有必要的事情,因为凌天尊已经与她的神通融为一体了,完全可以说,凌天尊已经变成了她的神通。

    她将永远的活在神通里,死而复生,生而复死,循环往复。

    甚至秦牧猜测,他在涌江源头遇到的迷雾便是凌天尊的神通,是凌天尊带着他回到远古,回到上皇时代末期。

    只是那时的秦牧并不知道罢了。

    瞎老者的石棺用完了,又拖着棺椁前去立碑安葬,瓮声瓮气道:“没有人在乎她,她自己也不在乎。老师只有一个为道而生的人,一个纯粹的人,她单纯到心里只有道的程度!她没有你们那些心思,没有你们的阴谋诡计,她也不在乎权力地位,她对所有人都没有威胁。为何一定要她死?为什么不能让她活着?”

    这个瞎老者怒火滔天,仰头长啸,如同一头受伤的野兽。

    “为什么一个纯粹的人必须死?为什么你们两位天尊不主动承担起来责任?为什么要回到认识她的那一天,把重担丢给她?”

    他怒冲冠,厉声喝道:“你们自己扛起来不行吗?你们为何要离开?你们陪她走下去不行吗?为何要让她一个人面对世道的险恶?”

    “她不懂啊牧天尊!她真的不懂啊——”

    他老脸上两行血泪流下,闷着头拉着一口口石棺向前走去,声音却渐渐低沉下来。

    “我为何要埋葬她?为何要守在这里一次又一次的埋葬她?牧天尊,你不懂吗?因为她死了啊。因为她在她神通中,死了一次又一次,死亡的痛苦你不懂吗?”

    “她经历了无数次死亡,我就要无数次安葬她。因为她每一次死亡,都很痛苦,都是真正的死亡。她需要无数次重复这种死亡……”

    秦牧怔了怔,目送他远去。

    烟儿从他肩头飞起,化作美丽的少女,取出纱巾擦拭他脸颊上的泪痕。

    秦牧勉强笑了笑,声音沙哑道:“我没事,谢谢烟儿姐。”

    玉京城中一声声剧烈的碰撞传来,突然,天龙王哈哈大笑,撇开众人呼啸飞出,嘭的一声巨响,他跳到码头边的黑棺里,叫道:“凌天尊的宝藏归我了!地母元君复活有望了!”

    这头老龙肩头扛着另一口棺椁,欢天喜地的把自己和这口棺椁封在悬棺中。

    “凌天尊的宝藏就在这口棺椁内……”

    悬棺内传来天龙王的笑声,秦牧听到悬棺中天龙王的笑声突然变成了惨叫,接着悬棺剧烈震动,在天河的河面上摇晃不定,掀起一道道滔天大浪!

    很快,有鲜血从悬棺中流出,而河面上那口悬棺的却渐渐恢复平静。

    秦牧眼角跳了跳,警觉地望向河面上漂浮着的悬棺。

    玉京城的凌霄殿一片狼藉,这座凌霄殿已经被夷为平地,天龙王带来的那些半神死得一干二净,燕泣翎、慕秋白带来的那些侍女也被天龙王重创,倒地不起。

    倒塌的凌霄殿废墟上,几个身影飞赶来,却见天河的河面如同变成了血海,红色的血浆滚滚从悬棺中流出,染红河面。

    众人心惊肉跳,突然那口悬棺哒的一声打开,棺内有棺,刚才被天龙王扛走放入悬棺的那口棺椁突然立了起来,笔直的竖在悬棺中!

    这口棺椁已经打开,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