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猪 作品

第八百零五章 天帝赐福(大章求订阅!)

    涌动的大地突然恢复平静,接着插在大地中的帝阙神刀切开地面,一路向西而去,田蜀天王抓住刀柄,试图稳住神刀,然而地底的力量极为强大,以至于连他也被这口刀带着,被拉向西方。

    帝阙神刀无比锋利,经过一座大山,那座大山突然便被平平切开,分成两半!

    老农见状,爆喝一声,一拳砸在地面上,只听地底传来嘣嘣嘣的的断裂声,似乎有什么东西被震得节节断开。

    田蜀终于能够拔出帝阙神刀,抽刀而起,身躯一晃化作羊神,长着一对弯曲羊角,挥刀劈下!

    这一刀他施展出浑身解数,虽然只劈出一刀,但却有无数刀光钻入地底。

    他的刀法精妙,是开皇时代刀法入道的最高成就者,否则开皇打算开辟酆都也不会让他持刀去砍土伯。

    这一刀斩落,地面不断裂开,地底隐约可见刀光乱窜,又有巨大的根触在刀光中舞动,隆起的地面飞西去,很快远处的山峦波浪般抖动,以极快的度远遁而去。

    地面,一片片血湖连成沼泽,湖面上弥漫着霞光。

    田蜀抽刀,将大刀扛在肩头,疑惑道:“我明明斩中了她,为何帝阙神刀无法收走她的魂魄?”

    “你砍土伯一刀,能收走土伯的魂魄吗?”

    他的后方,老农的声音传来:“走吧,回京城。”

    田蜀转身,与他一起返回京城。

    京城的宅邸中,帝译月与书生二人联手,将秦牧脑后的地母赐福破去,破掉地母赐福,连带着秦牧的精神也被震得浑浑噩噩,七荤八素,扶着墙干呕片刻,这才稍稍恢复一些,但面色依旧有些苍白。

    几位天师天王面面相觑:“我们只是破了地母赐福,牧儿便被折腾成这样,御天尊脑后的光晕数以百计,他才是灵胎境界,能承受得住么?”

    秦牧晃了晃头,还是天旋地转。

    樵夫圣人摘掉地元道果时他没有多少感觉,因为地元道果与他的魂魄相连,樵夫圣人直接将他的魂魄打入幽都,地元道果与他的联系中断,自动脱落。

    但地母赐福不同,这种赐福更为复杂,可以汲取大地之力,不断复生,而且与他的肉身元神相连,即便秦牧一命呜呼光晕也还会存在。

    帝译月与书生采用的是最为野蛮的手段,把构成地母赐福的那些符文一一强行破解。

    这些日子她们将这些符文参悟透彻,各自想出破解办法,破解之时这股震荡也冲击秦牧的肉身和元神,因此极为难受。

    “御天尊承受不住。”

    樵夫圣人摇头道:“想要除掉这些赐福的话,须得让帝座境界的强者保护住他的元神和肉身,还需要提防活着的古神的力量侵袭过来。御天尊的干系极大,他复活过来,肯定瞒不住曾经赐福给他的古神。我们破解古神赐福的话,引来的古神只怕不止是地母元君,必须要战决,在这些古神反应过来之前便将这些赐福抹去!”

    书生摇头:“我智慧不足,无法将他脑后的赐福完全破解。”

    帝译月也摇了摇头:“这些赐福牵连极广,四帝和天公的赐福我倒可以轻松解决,但是有些赐福我看都看不懂。”

    帝释天王、老农、渔翁等人也各自摇头。

    樵夫圣人道:“那就由我与我的小弟子一起出手破解。你们护法,提防古神侵袭。白圭,你来!”

    延康国师闻讯走来,道:“老师。”

    樵夫圣人道:“你我联手,破掉御天尊脑后的诸神赐福,你有把握吗?”

    延康国师思索片刻,道:“天帝赐福有些困难。天帝赐福构造复杂,囊括的大道种类极广。破解起来花费的时间很多,我第一次见到这种奇异的大道。不过与老师联手的话,有成的把握。”

    樵夫道:“我与白圭联手,第一天王镇住御天尊的肉身元神,其他人防备孤身侵袭。”

    众人纷纷称是。

    帝译月唤来御天尊,以自身法力护住他的魂魄肉身,轻轻点头示意。

    樵夫道:“白圭,你觉得先破哪位古神赐福?”

    “先破地母,再破天公、土伯,然后再动天帝。”

    延康国师道:“地母已死,适才又败退而归,破她的赐福最是简单。再破天公土伯,两位古神与二师兄有交情,他们不会阻拦,也不会惊动其他古神。再破天帝,二师兄对我说天帝已死,破他的赐福虽然困难,但他不敢出现。再破帝后姐妹、四帝,之后破诸天星斗诸神。”

    樵夫问道:“会有古神插手,阻止我们吗?”

    延康国师摇头道:“关键在于帝后姐妹与四帝,破去这六尊古神赐福的度够快,便可以让域外天庭反应不过来。至于剩下的古神,碌碌无为,随手可破,不足为惧。兵贵神,打对方措手不及,没有任何古神能够捕捉到我们的方位,降临阻止。”

    樵夫眼睛越来越亮,笑道:“我有弟子三人,得我真传者,唯你而已。”

    秦牧哼了一声,颇为不悦:“什么真传?老师,你教师弟的时候从来不让我去旁听,你从未传过我,哪里来的真传?”

    樵夫圣人不理会他,两人立刻动手,围绕御天尊不断游走。

    延康国师拔剑,樵夫圣人取下斧头,两人一个剑出如电,一个运斧成风,每一招都极为精妙,令人叹为观止。

    “江白圭与砍柴的很像。”

    老农看了一番,向书生悄声道:“不过资质悟性好像比砍柴的更高一些。他的修为已经与砍柴的相差不多了。”

    书生轻轻点头:“大天师因为在其他事情上分心太多,以至于修为境界困顿不前,他的精力有限,一个人支撑起开皇变法,耽搁了修行。而江白圭已经将他的知识学去了成,还能进步神,的确不是常人。”

    老农看了看在一旁很是不爽的秦牧,悄声问道:“砍柴的为何不传授秦牧那小子?那小子生气了,脸拉得比你那头驴的脸还长。”

    书生摇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过秦牧的所学也很杂,虽然很杂,却很精通纯熟,很是不坏。尤其是剑法,连我也挡不住。”

    “我知道大哥为何不教他。”

    渔翁走来,低声道:“我与秦牧这小子相处过一段时间,很是欣赏他,于是就问大哥为何不教秦牧。他当时脸色很怪,对我说,他三个弟子,大弟子和小弟子都知道该教什么,惟独这个二弟子,他不知道该教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教。于是只好什么都不教,放养着。”

    书生哭笑不得,询问老农道:“我观他的武道也是不弱,是你所传的吗?”

    老农闷哼一声,摇头道:“没传过。当时我把砍柴的丢进阴沟里泡着,这小子便寻过来,口气大得很,说是能够解决斗牛界的人没有神桥的问题,要用这个来换砍柴的。我便许他去闯斗牛天宫,然后他就参悟出以武入道,我什么也没传他。没想到,这小子竟然真的解决了……”

    书生呆了呆,看了看秦牧,秦牧还是拉着脸,很是不爽的样子。

    “有这样的徒弟,不知道是闻天阁的幸还是不幸。”她心中暗道。

    短短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