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猪 作品

第一百零一章 尸仙教

    县衙中,一个厚重声音响起,冷笑道:“延康国师挟天子以令诸派,各大宗派苦其久矣!堤江县令高聚德,为虎作伥,甘为延康国师耳目,死有余辜!”

    客栈中,秦牧皱眉:“堤江县令死得这么快?我第一次离开大墟,就遇到这种情况,也是够冤!婆婆说得没错,外面的人果然比大墟凶很多,还是我们大墟的人纯良。话说堤江县令是几品官,本事比从二品的府牧如何?”

    延康国的官职分为九品十八阶,这些官职都是按照地位和修为来的,有些门派的掌教或者宗主修为极高,被封为大官,有的修为低一些,被封为诸侯,还有的则是掌管各地郡县。

    比如漓江剑派的沐悲风,便是南疆最顶尖的强者,因此被封为从二品的府牧,极为厉害。

    狐灵儿清醒过来,急忙催动法术,一股妖风打着旋儿吹出窗棂,秦牧抬手将枕垫抽下,抛在空中,妖风吹着枕垫,狐灵儿立刻纵身,跳到枕垫上,纳闷道:“公子,他们造反不至于要杀了满城的百姓吧?应该威胁不到我们。”

    秦牧跳出窗,还未落地,足下便是一股妖风吹来,少年连忙脚踩妖风,向城外狂奔而去,飞速道:“我的剑是少保剑,从一品大官的朝廷佩剑。若是被这些造反的人发现,必死无疑!而且,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这些人造反,肯定不会容许城中的百姓出去,我们留下,只会将我们困在城中。等到延康国的大军一到,这城中能有多少活人?尸仙教,好像是用尸体练功的。”

    狐灵儿不由打个冷战。

    秦牧最后那句话实在太恐怖。

    尸仙教,是用尸体练功的,也即是说倘若延康国的军队前来平叛,只怕城中的百姓,无论身份地位,都将被尸仙教炼成飞僵!

    此时,堤江县已经乱作一团,到处都是喊杀之声,尸仙教这次有备而来,先在涌江上游抛下自己炼制的飞僵,堵住堤江县的大坝,然后化整为零潜入城中。

    等到了夜晚,尸仙教的掌教控尸先杀入县衙,杀了县令。

    堤江县的县令虽然也是高手,神通很是不凡,但是遭遇偷袭之下,只能授首。

    与此同时,尸仙教的其他高手则赶赴四个城门,截杀县城中的官兵,而尸仙教的掌教则带着其他人去斩杀县丞、县尉、主簿等官员,让官兵群龙无首。

    堤江县中虽然还有高手,但无人指挥,各自为战,而尸仙教用黄表纸列阵,在空中打造出四通八达的道路,各处都可以相互接应,这场屠杀,尸仙教必胜无疑!

    “掌教有令,封锁全城,不得放走任何一人!”城中传来叫声。

    秦牧见机得早,狐灵儿催动妖风,而他则踩风而行,一人一狐即将飞出县丞,突然剑鸣声传来,秦牧头也不回,鱼龙吐剑,少保剑出窍向后刺去!

    叮,一声脆响传来,从秦牧背后刺来的那口飞剑从中间破开,少保剑势头不减,迎着那口飞剑的元气丝层层破去,插入那人胸口,将这个脚踩黄表纸的黑衣道人钉在旗杆上!

    那个尸仙教弟子从他背后偷袭,他自幼跟随瞎子学习听风辨位,剑来的方向,其人所站的位置,都瞒不过他的耳朵。

    那人向他痛下杀手,秦牧反击,气机交感,少保剑刺杀对手,这几乎是条件反射,是他自幼养成的习惯。

    妖风带着一人一狐飞出城,只听一个声音道:“贺隐师兄,有人逃出城了,还杀了小师弟!”

    “小师弟?”

    城中传来一个又惊又怒的声音:“你们怎么吃饭的?怎么可以让小师弟亲自犯险?让我如何向掌教交代?你们守住城,我去杀他!”

    秦牧脚下一顿,妖风顿时破碎,狐灵儿抛下枕垫从空中跳到秦牧背后的包袱上,然后钻进包袱里。

    “小师弟?难道是尸仙教的掌教的公子?”

    秦牧落地,立刻狂奔而去,心道:“也有可能只是一个普通的弟子……”

    狐灵儿的妖风虽然方便,但是速度来说便压比不上秦牧奔跑的速度了,而且在空中难以隐藏行迹,但是在地上奔跑便可以借助山林来藏匿身形,让敌人难以追上。

    突然,一团团火光冉冉升起,化作一只只火鸟在空中飞行,将空中照得雪白一片,那是神通者发出的神通。

    秦牧抬头,只见一只只火鸟飞行,火鸟后方则有一张张黄表纸呼啦啦的飞来,铺在空中。

    这些黄表纸是长方的纸条,约有脚掌大小,人可以走在其上。

    “神霄天眼,开!”

    秦牧眼瞳中元气阵纹旋转,神霄天眼开启,回头看去,但见一只只飞僵踩着飞行的黄表纸,蹦蹦跳跳,走在空中。

    黄表纸分出两行,飞僵也分成两行,空中的黄表纸越来越多,又分成四行,一具具飞僵也分成四行,四下搜寻。而在黄表纸后方,一个青年道人背着长长的剑匣,匣盖打开,里面一张张黄表纸飞出,不断向前方的空中铺去,想来就是尸仙教弟子口中的那位贺隐师兄。

    他的脚步踩着黄表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