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山渔者 作品

第1385章 杀鸡给猴看。

    “草,那来的小瘪三,公子在这里说话,关你鸟的事。谁的裤裆没有关紧,把你放出来了。”一个小瘪三,敢对公子动手,苗龙苗虎都忍不了。

    这次,苗虎却是快人一步,说着,大步跨出,正好将杜管家拦在半途,右手扬起的巴掌,后发而先至。

    “小辈,尔也在墨南酒楼暴起伤人,欺我墨家无人吗?”

    苗虎就是撑爆测灵石中的一个,余掌柜知道苗虎的厉害。但是,他的身后有计墨两家撑腰,再加上自己半步九天玄仙极致的修为,自信能抵挡苗虎一二。

    而且,这种情况下,也由不得他不上手了。

    余掌柜扑向苗虎,苗龙自然不会旁观。身子一动,出现在余掌柜侧面:“给我回去。”

    “啪”

    “噗”

    “轰”

    前面一声脆响,是苗虎一巴掌扇在杜管家脸上的声音,很通透,很清脆。悦耳动听。

    后面一声闷响,则是杜管家脑袋爆碎发出的声音。可怜一个杜管家,整个脑袋都暴成了红的,白的,四溅飞射。

    而最后的轰响,则是余掌柜被苗龙一拳击飞所引起的动静。

    “嗞。”

    死人了。

    有人竟然在墨南酒楼杀人了,而且,好像杀的还是墨南酒楼少东家身边的人。这也太让人不可思议了。

    是这些人疯了,还是这个世界疯了。

    不要说是在这墨南城了,就算是在整个东州,计墨两家都是排得上号的家族。更何况墨南城还是墨家的大本营。

    当真是不怕死的年年有,今天特别多啊。

    一时间,墨南酒楼噪杂起来。

    “这是从哪里来的一帮人啊,性格也太那个了吧。一巴掌扇碎墨南酒楼少东家身边人的脑袋,看来,事情是没有转寰的余地了。这不是上杆子找死吗?”

    “不见得,你刚才没听计子墨说吗,这个年轻人可是叫做莫小川的。莫小川,你应该想起些什么了吧?”

    “莫小川,不是那个四处杀人掠夺的屠戮狂魔吧。他什么时候来了东州?如果真是他的话,看来,东州是平静不了了。”

    “莫小川又怎么样,不就是挑了偏远地区的几个势力吗?要知道,这里是东州,可不是哪些偏远地区的小势力可以比拟的。更何况,计墨两家可是有着金仙老祖坐镇的。这虎须可不是谁想捋就捋的。”

    “管他呢,反正打生打死,都和我们没有关系,我们只要搬好小板凳,安安静静的做吃瓜群众就好了。”

    胆子大的,一边议论纷纷,一边指指点点。

    胆子小的,直接把灵石话饭桌上,老早就脚底抹油了。

    计子墨,余掌柜脸色俱阴沉的能滴出水来。计家和墨家的威严,居然被人挑衅了。而且,还是用最激烈的手段。

    “干嘛呢?什么时候,墨南酒楼如此热闹了。”这时,一个淡然的声音将所有的噪杂都压了下去。

    淡然的声音不大,但却蕴含着无尽威严,如同天降警语一般,清楚地传到了每一个人的耳边。

    墨南酒楼瞬间便静了下来。

    很多人都知道,墨阳泽来了。

    墨阳泽,墨家家主长子,墨家年轻一辈第一高手,一身修为已臻半步金仙,与一些老前辈相比,也不遑多让。是墨家金仙老祖钦定的下一届家主人选。

    墨阳泽为人处世,待人接物,都非常的老成,给人的口碑还不错。

    听到墨阳泽的声音,计子墨眉头一皱,眼珠子一转,便有了主意。

    “表哥,您可算来了,您要是再晚一会来,我们墨家都被人欺负到头上,也不也说话了。”计子墨转身来到墨阳泽面前,一个大男人,声音都有些哽咽,而且,还带着一股子,受到屈辱的,难以忍受的激动。

    墨阳泽淡淡地看了计子墨一眼,眼底深处,闪过一丝不喜。

    他对自己这个表弟一向都不怎么待见,总觉得这个表弟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而且,他知道,这个表弟,野心不小。

    并且,他怀疑,他那些堂兄弟的莫名其妙的消失,死亡,应该都与自己这个表弟,脱不了关系,只是,自己没有什么证据罢了。

    “怎么回事?”墨阳泽略过计子墨,看向余掌柜。此时,余掌柜嘴角还留着血迹,脸色也变的焦黄。墨阳泽问着,顺手取了一枚疗伤丹药给他。

    墨阳泽的做法,让微低着头的计子墨眼底狠毒之色,更浓重了些。

    “余岩谢谢少爷。”余

    掌柜谢过墨阳泽,然后对墨阳泽说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余岩说完,莫小川嘴角翘了起来。

    总体上来说,余岩说的没有一点遗漏,完全是还愿了现场,特别是莫小川无视计子墨方面,也是实话实说,没有任何的添油加醋。在任何事发现场的人来看,余掌柜的汇报没有半点问题。

    可是,莫小川却知道,余岩,有意无意的,将自己的身份隐瞒掉了。

    这是一个很不好的现象,因为,他会影响墨阳泽的正确判断,从而影响墨阳泽的决策。

    “这位道友,不知道余掌柜说的可有出入?”墨阳泽缓步走到莫小川面前,静静地问道。

    “不愧是做掌柜的人,口才确实很少。而且,事情也还原的也很真实。”莫小川看了一眼余岩,淡淡地笑着说道。